半夜睡觉睁开眼发现爸爸在我身后活塞妈妈 口述多年以后妈妈同意和我做那事做我的女人

 时间:2017-07-02 01:56:22 来源:互联网

点击:
   编辑: 小欣整理

    在我年幼的时候对于性还不太懂的年纪,经常半夜起来听到怪声音每次都看到爸爸将妈妈压在床下妈妈总是发出奇怪的呻吟声,多年以后这个画面总是挥之不去,也许是恋母情节每次都在幻想这件事,终于有一天我和妈妈乱伦了我把妈妈占为己有

  有好几次在早上时候,我被尿意憋醒了,在下床出去解决的时候,就听见老 爸老妈的屋子里传来一阵怪异的声音,刚开始也没有在意,后来听的多了,心里 也很是奇怪。终于在有一天,我偷偷的掀开帘子,看看他们到底在搞什么东西。

  掀开帘子以后,首先在眼前的是两个光溜溜的身子。上面满满的全是汗水。

  不过两个人的下体是紧紧的连在一起的。老妈跪在炕上,两个奶子垂在身下 晃动不止。口中一直嘟囔着:“老畜生,还没完事吗?一天到晚就知道做这个, 晚上做,早上也做,也不知道你哪来那么大的劲头。老爸没有吭气,只是跪在她 身后,身子还在一挺一挺的。嘴里哼哼叫不停。

  我有些明白了老妈为什么叫老爸畜生了,因为院子里的大花狗和村东头的母 狗配种的时候也是这个姿势,和老爸的姿势颇有些雷同之处。而且他们完事的时 候,都会流出一些白花花的东西在母的屁股上。

  后来在我尝到这种滋味的时候,我明白了,老爸这种牛犊一般的疯狂应该属 于那首名诗里面形容的那样——天生我材必有用,千“精”散尽还复来。

  就这样,我在观赏着老爸老妈的床戏中度过了我的童年。那一年,老爸30 岁。在拥有了自己的种——就是我以后也继续拥有着那块合法的土地。这块土地 风景不错但还不太肥沃,他不分时间、不分地点、日以继夜、废寝忘食、一年四 季在地里折腾。但是广种必然薄收,老爸再怎么折腾,也没能捣弄出来一个弟弟 妹妹什么的。

  终于到了我要上小学的时候了,因为在村子里面,我家里还算的是富裕的了, 老爸把我送到县城里的小学上学,和我同去的的还有村长的儿子——李明。这个 是他的大名,不过我从来不这么叫他。就好像他从来不叫我大名一样。他只称呼 我猴子。只因为我的毛发比较茂盛,和传说中的某种动物比较相似。不过我也称 呼他阿黄,因为他的头发有些发黄。还因为这个名字在村子里有很多狗狗也这么 叫。

  他是一个和我弹玻璃球从来没有赢过的主。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反应迟钝的家 伙居然比我要收县城里的老师喜欢。我也知道,象我这样一个整天只知道打架、 掀女孩子裙子的家伙是不可能被老师们宠爱的。可是我还是不能忍受阿黄居然比 我收欢迎。甚至比我刚更加入少先队。所以后来我一直认为,那个戴在脖子上红 彤彤的东西除了擦鼻涕方便一些就没有别的用处了。

  小兰是我第一个女性朋友,其实说朋友还不如说是我威胁的对象更恰当一些。

上一篇:别动,乖宝贝把腿张开我 下一篇:男友总在我面前说她前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